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投资 >> 金融 >> 正文

2015年是中国金融行业波澜壮阔的一年

2015年11月23日 14:04:20 来源: 百度百家 责任编辑: qiaolina

2015年是中国金融行业波澜壮阔的一年。金融体制改革快速推进,存款利率上限取消后基本实现市场化,汇率浮动比例越来越大,人民币自由使用正在迈出可喜步伐,金融市场准入门槛大大降低,民间资本设立银行破冰,以互联网金融为主的草根民间金融红红火火。

在看到上述成效的同时,这一年金融领域也出现了一些起伏很大、负面影响凸显的事件。最吸引人眼球的是证券市场。证券市场演绎了投资者悲喜交加大起大落的大戏。股市从去年7月启动后,一路攀升至6月中旬的5000多点,随后一泻千里最低探至2850点,差点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在国家不惜成本斥巨资强力救市下,终于使得中国A股慢慢稳定下来了。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股市起起落落的大波动以及银行等金融改革向纵深推进,在股市、银行系统一系列违规违法案件频发,一些人铤而走险、以身试法,结果受到了法律法规的惩罚。特别是钻股市大波动的空子,乘国家队救市之机,非法获取内幕消息,官内官外相互勾结,在股市里大捞不义之财。

从机构看,9月11日,证监会对暴风科技、全通教育等13支个股操纵案进行处罚,总罚金4694万元;9月18日,证监会没收东海恒信违法操纵180ETF所得1.8亿元,并处以5.5亿元的罚款,对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史吏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等等。今年以来特别是7月份以来,证监会每次每周五例行记者会上都要通报新发生的违法违纪案件或违法违纪案件处理进展以及情况。对机构查处处理力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

个人违法违纪案件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9月15日,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包括程博明在内,中信证券已有11人被查。随后23日,中信金石祁曙光被带走。震惊整个证券业界,更震惊整个社会。11月1日,新华社援引公安部报道称徐翔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涉嫌犯罪。“私募一哥”的徐翔被捕,宣告着他所操控的泽熙投资的传奇时代落幕,也引起各方对这一事件背后所揭露出的资本市场“黑幕”的讨论。9月16日,“救市队长”、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等等。股市大震动,国难当头之机大发国难财,法理天理都难容。

当然,银行界也不“示弱”。从1月30日民生银行行长晓峰被纪检部门带走协助调查,到近日多家媒体传言农行副董事长、行长、党委副书记张云“出事”,或只是冰山一角。目前,中纪委巡视组已经全面进入金融企业,也许更大的腐败案件,更大的老虎不久将会伏法归案。

证券银行等金融界大案、奇案频发令人震惊,查处这些大案、严打金融大老虎民众拍手称快。然而,“称快”之后冷静思忖,为何这些案件能够频发且屡禁不止呢?为何那些被称为“能人”的人才却糊涂到敢于以身试法、自毁前程呢?一个市场化程度要求非常高的股市,到了需要警察持枪守护的地步,背后存在的问题之大就不言自明了。

这就要求一边保持高压态势,在现有制度和法律框架内严查严惩腐败机构和腐败分子;另一边急需从制度层面来反思,修补制度漏洞,甚至重建制度,这才是杜绝金融业腐败案件频发的治本之策。

制度修补或重建的基本思路是,对于市场程度要求极高的证券市场等金融业按照市场机制原理重建制度,目前重点是彻底取缔市场机制严重背离碰撞的权力审批制,彻底铲除权力寻租和内幕交易的土壤。比如:尽快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就是当务之急;再比如,杜绝政府干预市场行为,特别是忌讳政府拿出主权基金甚至发行货币信贷直接注入到股市里救市。政府对市场机制诉求极强的股市的任何干预行为都可能成为内幕交易和腐败寻租的机会和空间。

这不是说政府对股市就放任自流了,恰恰相反,政府管理责任更大更重更强更难了。主要是事中事后监管难度非常大,要求非常高,工作量非常多。比如,如果事前设置门槛,既有寻租空间,而且一设置了之,谁也进不来,监管多省事啊。而一旦事前门槛放给市场后,进来那么的市场主体,事中事后监管就复杂多了,难度大了。

再比如,在国有控股银行监管制度建设上,治本之策是国有股份彻底抽出,让银行彻底民营化、股份多元化,然后管理层就自然而然地市场化诞生了。这时其想腐败寻租都没有机会,或者有股东的严格监督,政府也就不必费那么大事、操那么多心了。最起码在现有体制下,银行高管人员应该全部市场化、公开化选拔。

相关内容检索: 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