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社会 >> 正文

小三劝退师百万高新

2015年09月08日 17:33:50 来源: 网易新闻 责任编辑: spzx_hx

日前有消息称,在深圳有一个文化传播公司,公司的名字虽表明是“文化传播”,干的却是挽救婚姻的活儿。该公司每月接待至少15个婚姻需要挽救的单子,大部分的单子包含劝退‘小三业务,客户男女比例为3:7。当今社会婚姻关系中不乏第三者的介入,成为了夫妻感情破裂的导火索,离婚率上升,这给“小三劝退师”的存在提供土壤。当然,小三劝退不是谁都可以做的,没有专业背景,就干不了这一行。职业劝退师大多具备法律学、心理学等教育背景,有

据公司负责人介绍,劝退师修复婚姻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程,耗时久,目前最长案例时间达三年,还有劝退师需要全身心投入,不排除假戏真做的可能。而且劝退难度很大,不得不几位劝退师一起合作才有可能成功劝退。复杂单子收费百万,简单单子收费10万。尽管收费之高令人咂舌,但一位劝退师表示,“小三劝退师”并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它动用的是一个团队的力量,时间成本人力成本高,“扣除这些后,摊到每个人的收益并不算高。”

据康纳透露,劝退“小三”的方式五花八门,最实用的方法要数移情法了。“我们公司员工近50人,统称‘导师’,大部分是海归人士,年龄28~34岁,白领出身偏多,我们还有公司高管、健身达人、机关单位职员等合作伙伴,做我们的兼职导师。导师个人条件相对较好,对小三而言更具有吸引力。”康纳说。

除此之外,小三劝退师的常用方法还包括工作填补法。康纳介绍,如果“小三”有求职意愿,导师通过打入“小三”的社交圈后为其提供合适的职位,当工作成为生活重心后,劝退便更轻松了。至于公司是如何安排这么多职位的,康纳称是客户帮忙,身份不方便告知。

作为兴行业,现行中国法律中没有对“小三劝退”等类似行为有所规定,不过,由于采用了“第四者插足”等方式,这一职业也被认为在道德上处于尴尬位置。《法制日报》对此曾发表评论文章称,“小三劝退”并非一无是处,不过,需要防止这种服务成了另一个危害社会的“小三”,评论并指出,“花钱能赶走小三,未必能赶走婚姻中的阴影”。

关于小三劝退师的出现,折射出中国时下离婚率上升、婚姻家庭纠纷高发的态势。据中国民政部网站消息,去年中国共有363.7万对夫妇离婚,比上年增长3.9%,而在2010年,这一数字是196万对。基于当下的社会婚姻现状,一群专门从事“婚姻挽回工作”的人适时出现。他们为求助者排除“婚姻疑难杂症”,劝退“小三”。

相关内容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