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蒜商的十年轮回:07年抄底血本无归

2016年11月11日 17:26:5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 spxw_lqq

“今年这轮暴涨让我感到很不安,似乎看到了多年前的影子。”山东金乡蒜商老陈2008年刚进入炒蒜市场便遭受了一记当头棒喝,那次失败让他至今心有余悸。

在今年这波暴涨中,老陈把前几年的亏空终于补齐了,而他又把目光投向了生姜这类没有期货盘的小品种。“农产品供求关系的细微变化给炒作提供了机会。”老陈说。

“蒜你狠” 跌宕起伏

“其实每个人都在赌。”这是老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但巨大的盲目性和商人与生俱来的贪婪让很多蒜商都赌错了。

  在经历了2006年蒜价的“黄金年代”后,2007年大蒜价格快速回落,到当年6月中旬,新蒜价格跌至0.75元/斤的低位。这让老陈和合伙人看到了发财的希望,于是通过各种渠道凑了100多万元,毅然决然地“杀入”蒜市抄底。

“不成想,2008年蒜价彻底崩盘,一度触及0.05元/斤的历史低位。”谈起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老陈记忆犹新,“尽管后来回涨了一些,但很快我们连冷库费用都抵不上了,最后真是血本无归。”

在老陈的印象中,蒜价2009年触底反弹,2010年“一骑绝尘”,2011年“蒜你狠”不知所踪、“蒜你贱”如约而至。在达到了2012年的高峰后,蒜价2013年、2014年又跌入谷底,直到2015年才有所好转。

期货市场中,大豆、小麦、玉米、白糖等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农产品,由于体量过大,难以让少数投机者炒作。然而,大蒜产地集中、易于在冷库中储存,成为最合适“炒作”的农产品之一。

“补亏空” 老陈布局

6日凌晨4点,北京新发地市场一片繁忙。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探访大蒜分销商走货时发现,当天袋装干蒜批发价高达480元/袋,每袋仅有58.5斤。“以前袋装蒜都是60斤一包,最近大蒜价格涨上去了,不光我们拿货价涨了,蒜商那边每包蒜重量也跟着缩水,我们也只能提高卖价,但还是挣不着钱。”一位商户指着不远处的冷库说道,“钱都给他们挣去了。”

新发地每日市场行情价格显示,大蒜平均批发价从年初的每斤4.95元上涨至7.3元,涨幅达47.47%。品种优质的大蒜零售价突破8.5元,大有2006年的影子。

对于本轮大蒜价格“疯涨”,老陈认为,主要原因是种植面积减少和灾害天气导致减产。对于未来蒜价的走势,老陈持较为谨慎的态度。“春节前,大蒜价格可能还跌不下来。等到明年3、4月份云南那边新蒜上市,会对价格造成一些冲击。”

“今年蒜价大幅上涨,蒜农相应会加大种植面积。如果明年不遇上极端天气,大蒜产量会有较大提升,到时蒜价恐怕又会坐上‘过山车’”。和合伙人商议后,老陈选择在7.5元/斤的价位出完了这一季的库存蒜,细算下来正好能把前几年的亏空填补回来。

与老陈想在今年补亏空的想法相似,记者在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调研时,便有商户称,“有很多资金较为雄厚的分销商,将夏天收购的蒜放在冷库中等待市场供需失衡时出手,以期获得高利润。甚至有个别老板,今年一年盈利就1200万。”

在老陈看来,本轮大蒜价格的快速上涨,与8年前那一波涨势本质上实则并没有差异,都是由于供求失衡而引起。

“大蒜价格涨势过快,一方面是供给偏紧,另一方面就是炒作。”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认为,从经济收益上看,农民更愿意外出打工,导致农产品尤其是葱、姜、蒜等经济作物的耕种面积大幅度减少。同时,这些产品需求又比较稳定,因此便有一些人在流通环节中囤积居奇和趁机炒作。

“别嫌贵” 资金躁动

随着大蒜价格上涨,姜也出现顺势而涨的势头。据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商户介绍,零售价已超过4元/斤。他甚至还对记者讲:“别嫌贵,过几天这个价你也买不到了。”

纵观往年所炒作的农产品,都具有一个共同特性,就是易储存。当下大蒜、姜等被持续炒作,也很容易产生示范效应,推升其他农产品的价格。老陈的合伙人就在打算将今年的全部收益追加进去,再赚一把。

值得注意的是,蒜、姜等农产品大多是没有在期货市场交易,市场化程度不高。这主要是由于它们虽然是日常所需,但需求和期货市场上的品种相比不大,产量也不大,同时也不具备战略储存的意义,因此极易被投机者操纵。

“但炒作农产品不能算是投资,只能是短期资金炒作的一个品种。炒作大蒜的故事,都是短期现象。”莫尼塔宏观分析师夏天然表示,毕竟现在处于‘资产荒’状态,房地产收紧后,资金会流到其他地方。产地较集中,产量有限的产品,更易受到操纵。

夏天然表示,想完全避免农产品被炒作,难度很大,除非政府进行价格干预,这种方式最为简单,当然还可以限制囤货或者政府储备等。

大蒜等农产品的炒作,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次,它是“资产荒”下投资资金的新战场吗?赵庆明表示:“农产品市场非常小,吸纳资金较为有限。当前,经济增速下降、通胀率下降,同时企业利润率下降。在此情况下,高收益低风险的金融产品一定是减少的,因此还是应该让市场来自动平衡,不应夸大所谓‘资产荒’。”

市场呈非理性状态,在大蒜价格的暴涨暴跌中,一些蒜农的亏损更是高达每亩上千元。同时,预期的不稳定,也使得部分农产品更易被炒作,价格上下浮动过大。老陈坦言,“最好能从源头上保障蒜产量的稳定,引导蒜农合理安排生产播种计划。”对此,业内人士称,“保险+期货”的模式有利于保护农民种植利益。

农业部副部长屈冬玉日前表示,我国农业风险呈加大趋势,亟须进一步健全和完善市场风险管理机制。一要丰富市场风险管理工具,加强知识普及。在抓好农业生产、保障粮食安全的同时,主动利用价格保险、农产品期货等现代管理工具;二要稳步扩大“保险+期货”试点范围;三要大力探索“以销定产+价格保险”模式。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内容检索: